人口流动与彩礼
00 min
2023-9-21
2024-3-18
type
status
date
slug
summary
tags
category
icon
password
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,总人口性别比是105.07,这必然意味着每个年龄段都会有一批光棍的存在。而在全国十五个特大城市当中,普遍出现了女多男少。这是一个反直觉的存在,全国男性比女性多了至少3000万人,而在最优秀的城市当中,却呈现出了相反的趋势,女性更容易留在城市,而男性光棍会更集中在农村地区。
不少地方,仍然将女性定义为生育机器、温良恭俭,较低的社会地位以及生育政策,使得拒养女孩的现象远远超出了正常值。“姐姐+弟弟”组合远比“哥哥+妹妹”组合更普遍。
在一个刚刚走出父系继承不久的社会里,注定还有这许多的遗留问题。为什么女性更容易从乡村走向城市。不妨来看看“父权下的枷锁”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财产的继承多由男性拿大头甚至全部,田产和房一直是农村最重要的财产,而这些都恰好是些不动产。男性获得了大头的不动产,意味着被束缚在了本地,无法放下祖产,就无法走出乡村,女性或者拿到一些现金类的补偿或者干脆什么都没有,城市化的进程,让许多女性看到改变悲惨命运的循环,走出去的负担并没有那么大。而传统观念中,婚姻关系中男性占据着主导地位,也使得在人口流动中,特别是婚恋中,对女性并没有很高的财产要求,适龄的女性可以进入到城市进行择偶。
男性婚姻的成本不只是彩礼,还有买房、买车等等等,这些是历史的惯性。彩礼的飞涨,其核心是通过经济上的交换,将本地区原有的适婚女性留在本地。彩礼行情与父代对子代的婚配责任有关,社会对于未婚施加多少压力,压力就会累积到男方父母的一端,女方父母则占据优势地位。市场经济的原则告诉我们,男方父母,则在可承受范围的极限内,尽可能满足女方家庭的要求。
彩礼合理吗?在历史上是合理的,彩礼是女方父母抚养女儿成本的体现,嫁入男家便成为了对方家族的成员,而与自己父母切割。现在合理吗?我也不知道。
这仍然是男女性别之间结构性的问题,我们的社会仍在处在历史的转型当中,对于性别的歧视仍然事实性的存在。
从生物的角度上看,男女在婚姻当中的机会成本是不一样的,特别是在生育问题上,男性所付出只是几乎无限的精子,而女性所付出的是有限的卵子和十年怀胎与长达至少十余年的抚养,在其当中,双方的赌注确实不对等的,当女人拿自我下注时,男人只堵上了一小部分。
动物中,雄性求偶并不少见,雄性要展现自己的强壮,证明自己的DNA更有传递下去的需要,也是为了证明自己更有能力保障雌性在生育时期和抚养幼仔的生存。金钱,不就是在人类社会中证明自己强壮的工具吗?
至于我,我的观点无足轻重,想象构建的秩序并非个人主观的想象,而是存在于主体之间,存在于千千万万共同的大脑之中。但是我恐怕并不会成为因婚返贫的人。
合理与否,让子弹继续飞下去。
上一篇
竞争力
下一篇
地震了

Comments
  • Twikoo